您當前所在位置:晉江新聞網>>家居頻道>> 家裝設計 >> 曝光臺 >>正文
陽江:裝修公司關門 老板玩“失蹤”
www.gwl800.com     來源:陽江日報     2021-03-29 19:32      我來說兩句
  

  超百人線上維權,反映被拖欠貨款和工錢逾220萬元,陽春公安機關已立案調查

  1月16日,大門緊閉的陽春市優家優宅裝飾實業有限公司(以下簡稱優家優宅),讓前來討要工錢的任先生等人吃了閉門羹。得知優家優宅關門消息的業主、供應商、工人陸續聚集在門前,試圖抱團拿回“沉沒”在該公司的裝修款、貨款和工錢。截至3月15日,因優家優宅關門而成立的線上維權群成員已超過百人,他們反映被拖欠的貨款和工錢逾220萬元。

  優家優宅關門當天,業主、供應商和工人隨后向公安機關報案,并陸續前往城南派出所提供口供及其他材料。記者從陽春市公安局了解到,目前此事已經立案,公安機關正在作進一步調查。

  “爆雷”的裝修公司

  優家優宅是成立于陽春市的一家裝修公司,店鋪位于陽春市春城街道東湖雅苑商住樓一樓。公司于2018年12月注冊,但實際經營已有四五年時間。作為老員工,岑先生在2017年11月就已入職優家優宅從事設計工作。據岑先生和熟悉該公司的供應商介紹,楊某燕、楊某和林某三人是優家優宅的實際負責人,其中楊某燕、楊某是兩姐妹,林某則是楊某燕的丈夫。

  2021年1月16日,優家優宅店鋪突然關門,讓作為內部員工的岑先生都感到有些意外。因為就在前一天,岑先生還按楊某燕的要求,通知向公司“追債”多日的上料工、水泥工、膩子工、木工和兩名業主次日前來協商還款。優家優宅的關門,讓討債的工人和業主吃了閉門羹,岑先生本人也因被拖欠工資成為關門的受害者。

  3月9日,記者來到已關門的優家優宅店鋪,透過玻璃門仍可看到店鋪平時的布局,桌椅書柜等仍擺放在原地。玻璃門上貼著陽春市人社局的2張公告和1張限期整改書,其中落款日期為3月9日的勞動保障監察限期整改指令書,要求優家優宅在3月12日前足額支付岑先生3人工資1.74萬元。

  岑先生介紹,他被優家優宅拖欠的工資實際金額在4.5萬元左右,其中大部分為提成,未寫入勞動合同,沒能納入法律定義的工資范疇。在優家優宅關門之前,岑先生多次向公司負責人要求支付工資,被負責人以裝修業主還未交裝修金為由拖延。

  與優家優宅合作負責上料工作的任先生夫妻,在追結工錢時也碰到了同樣的說法。任先生介紹,他承接的兩個裝修項目進度大概完成了九成,他多次向楊某燕催要工錢,但仍有1.4萬元被優家優宅以業主未交裝修款為由拖欠。實際上,裝修業主不僅早已交了裝修金,甚至超出合同約定預交了超過工期的金額。

  “透支”的裝修款

  2020年6月30日,剛收到房子的羅女士在朋友的介紹下來到優家優宅,簽訂了價值7.5萬元的裝修合同。與其他業主簽訂的合同類似,羅女士的裝修款按工程進度分4次向優家優宅交付,首次交付為合同簽訂之時,交付比例為四成,余下裝修款按水泥工、膩子工進場和完全竣工時交付。

  這種按工程進度付款的方式,在提供一部分資金給裝修公司的同時,也減小了裝修公司違約給業主帶來的損失。然而沒過半個月,羅女士就向優家優宅交了本應水泥工進場時才交付的二期款,原因是楊某燕提出若提前交付二期款,可以免費送羅小姐一個榻榻米裝修。此外,羅小姐還參加了優家優宅提出的一個家電折扣項目。兩者相加,羅小姐一共向優家優宅交付了6.7萬元的家電和裝修款,而在優家優宅關門時,羅小姐的房子還僅停留在水電和地板鋪裝的狀態。

  與羅小姐有類似遭遇的還有其他11名業主。記者采訪了11名業主中的其余4位,他們講述的遭遇和羅小姐大同小異。業主中,裝修金額最大的一名劉姓業主光裝修金(總包帶家具)就預交了57.8萬元。據業主自行統計,這些業主向優家優宅交付的家電和裝修預付金額約180萬元。

  在優家優宅以家電促銷和附帶裝修名義不斷向業主伸手“要錢”的同時,岑先生在公司內部逐漸感覺到了經營的異常。“2020年下半年開始,公司陸續簽訂了2個虧本的別墅裝修項目。”岑先生介紹,作為公司的設計人員,他對優家優宅各個項目的裝修造價一清二楚。據岑先生描述,優家優宅2020年上半年之前都是正常經營,下半年卻開始出現一些“賠錢賺吆喝”的別墅和商品房裝修項目,“這對一家以盈利為目的的裝修公司來說很不正常。”

  抱團的“水魚”

  2021年1月16日,在優家優宅門前聚集的業主和工人組建了線上維權群,試圖通過抱團的力量挽回一些損失。得知消息的材料供應商和工人陸續進群,截至3月15日,群內成員已逾百人。記者瀏覽群內成員的身份信息,發現成員涵蓋衛浴、照明、墻漆、家具、建材等涉及裝修的幾乎所有行業,并有承接優家優宅裝修項目的鋪磚、木裝、上料、搬運乃至衛生的各行工人。

  梅姐的建材鋪與優家優宅店鋪隔了半條街,雙方在2018年5月陸續有生意來往。逐漸建立信任后,優家優宅以賒賬的形式向梅姐購買建材。2019年,在優家優宅賒賬到10余萬元后,梅姐向對方追計貨款,楊某燕提出以每月1.5分利息(月息1.5%)的方式,向梅姐簽訂借據以繼續賒賬。

  打開保險箱,梅姐向記者展示了楊某燕與她簽訂的6張欠據。欠據簽訂時間均為2020年,最后一張為2020年12月30日,涉及總金額為24.4萬元,欠款人均署名“楊雪”。梅姐介紹,“楊雪”是楊某燕平時示人的化名,包括梅姐在內的多名供應商在優家優宅關門前均不知道楊雪真名。得知真名后,梅姐查詢到楊某燕在2019年10月就因未償還他人本金90萬元和違約金13.5萬元以及利息,被佛山市禪城區人民法院納入失信被執行人。

  “如果早知道楊某燕的真名,我肯定不會傻到任她賒賬。”經商多年的梅姐對自己的失誤后悔不已,將維權群稱為“水魚群”,并自嘲是“水魚”。優家優宅的裝修業主也認為自己受到了一定程度的蒙騙,理由是優家優宅的提前裝修和家電促銷項目根本子虛烏有。

  “糾紛”還是“詐騙”?

  3月15日,記者通過維權群統計了優家優宅拖欠的貨款和工錢。根據群內61名成員各自上報的金額,優家優宅拖欠的貨款和工錢超過了220萬元,另有業主已經交付的家電和裝修款約180萬元。優家優宅關門背后的裝修款、貨款等款項都去了哪里?記者分別致電楊某燕和林某,電話均未獲接聽。

  同樣沒能聯系到上述二人的還有陽春市人社局的工作人員。記者從陽春市人社局獲悉,在接到岑先生等3名員工關于優家優宅欠薪的投訴后,該局先后兩次公告要求公司法人前往該局接受調查,并聯系優家優宅公司法人及其他負責人的3個電話,結果2個電話已經停機,另外一個則將工作人員拉黑。

  在陽春市人社局出具勞動保障監察限期整改指令書后,優家優宅沒能在規定的3月12日前完成整改。該局工作人員表示,根據《刑法》第276條關于欠薪逃匿的規定,該局將于本周內將優家優宅欠薪一事移交公安部門處理。

  優家優宅關門后,羅小姐打算另外聘請裝修公司給新房裝修。“我不指望還能把錢追回來,但起碼要讓對方付出相應的代價。”羅小姐及多名業主認為,優家優宅在關門前仍不斷向業主要錢的行為屬于故意卷款跑路,應該歸結為“詐騙”而非“糾紛”。

  陽江市律師協會周文靖律師表示,詐騙罪主要是指以非法占有為目的,用虛構事實或者隱瞞真相的方法,騙取公私財物的行為。詐騙行為人主觀上是出于故意,并且具有非法占有公私財物的目的,客觀上實施了詐騙行為。至于詐騙財物是歸自己揮霍享用,還是轉歸第三人,都不影響詐騙罪的成立。優家優宅經營者的行為是否構成詐騙罪,需由公安部門立案偵查,并最終由人民法院依法審理后才能確定。

標簽:裝修|玩失蹤
責任編輯:陳子漢陳子漢

【已有位網友發表了看法】打印收藏此頁關閉

請您文明上網、理性發言并遵守相關規定。
你至少需要輸入 5 個字    昵稱:       
在线不卡Av片免费观看